网站首页 >> 新闻频道 >> 军事新闻 >> 中国军情 >> 正文

台军老兵展示抗战军装出错 戴解放军飞行帽(图)

来源:0次

[导读]:随着抗战胜利70周年的纪念日的临近,海峡两岸的纪念活动都逐步展开。然而台湾方面除了被日本“友邦惊诧”一番,立刻抹掉战斗机上的太阳旗击坠战绩标外,台湾媒体又曝出一个乌龙。为了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,台军

台湾“国防部”邀请抗战老兵展示抗战军装,却戴了一个解放军的飞行帽

台湾“国防部”邀请抗战老兵展示抗战军装,却戴了一个解放军的飞行帽

实际头戴的是解放军59式飞行帽

实际头戴的是解放军59式飞行帽

二战中驾驶P-51的美军飞行员,其飞行帽造型与59式截然不同

二战中驾驶P-51的美军飞行员,其飞行帽造型与59式截然不同

  随着抗战胜利70周年的纪念日的临近,海峡两岸的纪念活动都逐步展开。然而台湾方面除了被日本“友邦惊诧”一番,立刻抹掉战斗机上的太阳旗击坠战绩标外,台湾媒体又曝出一个乌龙。

  为了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,台军邀请24位抗战老兵,参加7月4日(美国国庆日)战力展示,并且穿上昔日陆海空三军的军服,其中空军飞官头戴皮质飞行帽,以及防风眼镜。但是台湾有军事迷发现,昨天现场展示、由空军前辈都凯牧少将穿戴的飞行皮帽与防风眼镜,根本就不是抗战时的样式,而是解放军的59式飞行帽与眼镜。

  59式飞行帽在头顶部有一道横向的橡胶垫,以避免飞行员头部撞击座舱罩。与二战期间美国、英国或苏联、日本等国的飞行头盔都不同。由于驾机叛逃台湾的解放军飞行员大多戴着这种皮帽,因此台湾方面对这种飞行帽较为熟悉。

  台湾空军司令部今天表示,飞行装具误用的原因主要怪外包。台军承办单位审查确有疏失,已另寻厂商购买,并依规定追究厂商责任及检讨议处相关失职人员。

  对于媒体报导“空军抗战飞行服误用搞乌龙”,空军司令部表示,因承办单位未严格考证及审查,造成误用,深表歉意。空军司令部指出,这次抗战时期飞行服装是以“李牡丹”烈士当时所著服饰设计,并委由“康国创意设计有限公司”承制,另飞行帽及防风镜是厂商以成品供空军运用,承办单位审查确有疏失。

  台湾空军司令部表示,已另寻厂商购买1941年美军二战时期战斗机飞行员穿戴的飞行帽及防风镜,将于7月4日正式活动当日,以最正确服饰呈现于国人眼前。台空军司令部进一步表示,为确认该飞行帽及防风镜真实性,空军已委请军史顾问审查,以防止类案再生,并依规定追究厂商责任及检讨议处相关失职人员。

  除此之外,对于抹去太阳旗战绩标一事,台湾空军发言人罗绍和强调,外界认为台湾“国防部”前倨后恭,或是质疑是否受到日本压力,甚至有人批评失去国格,他要特别强调,中华民国军人绝对有风骨、是硬骨头,绝对不会屈服。

  罗绍和还原涂装修饰的过程时说,今年5月时,不管是在美加地区或欧洲,因为适逢二次大战结束70周年,都有一系列纪念二战结束70周年活动;当时国内有部分军事迷及媒体,看到欧美地区在二战期间的飞机上,有恢复在二战期间的一些图腾,包括少部分现代战机上也有把当年的图腾加上去,所以曾向空军司令部建议,今年是中华民国抗战胜利70周年,国军战机也可以比照美加及欧洲地区做法。

  他表示,当时空军接获这样的讯息后,立刻邀请专家学者讨论,看如何把当年8年抗战期间,有关空军战机上面包括飞虎队及中美混合队相关图腾,能够呈现在现代战机上。

  罗绍和说,欧美地区对二战期间的战机,是有财力及能力做保存,因此部分过去飞机现在还可以飞;但在台湾来讲,并没有这样一个环境,所以唯一能够飞的只剩现代战机,但又为了能还原当年历史,所以空军把相关图饰,包括小飞虎、鲨鱼头放在IDF与F-16战机上。

  至于为何选择F-16及IDF战机上?他表示,因为当初这3个联队,前身都是跟当年的飞虎队与中美混合队有关,所以才会选择这3个联队。

  罗绍和说,空军在6月8日陈展后,也有不同意见,有些人认为标示所谓的战功、战果,应该是这架飞机有击落敌机,才可能标示在飞机上;现代的战机因为并没有参与当年战役,所以为什么要涂装这些标示?因为各界会有不同意见与看法,空军司令部也从善如流,所以就做了这样一个修改。

  他表示,也许有人会问,日本有没有针对这部分提出任何意见?昨天外交部长林永乐也说明,日本的确有向外交部反映一些意见,外交部也把这样的意见反映给台军,台军也认为如果要符合整个史实,也许要做一个修正。

  罗绍和说,空军司令部针对各方意见,做了这样一个修饰,“这样一个修正其实是非常正确的”,本来战功就应该烙刻在的确有战功的战机上,空军也复刻一架P-40战机,第一次及第二次预演时大家都有看到,上面就是有击落日机的功标。

  他表示,对于外界所说,“这些都是误会”,绝对没有这些状况;只是空军当初在想法与做法上可能有未尽周延的地方,这部分就是检讨改进。“更何况这件事情没有任何一个人给我们施压,我们绝对没有承受任何一方,包括来自于日本或任何一方的压力”。

  罗绍和说,涂装修饰完全是因为根据各方意见所做修正,目的是更符合历史与原貌。

热门资讯

+更多

资讯排行

+更多
罗援:我的海岛我做主 由不得美国说三道四
最近,南海局势出现改善的端倪,中越双方领导人达成协议,坚持通过友好协商和谈判,寻求双方均能接受的基本和长久解决办法,共同管控好海上分歧,并在协商一致…[详细]
设为首页 加入收藏  联系我们  服务条款  免责声明  广告服务  招聘信息  关于我们

Copyright @ 2015-2018 i0535.net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爱烟台网 版权所有

爱烟台网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35-6245456 举报邮箱:371664498@qq.com

网站备案:苏ICP备12067867号-1